辽源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陶喆捧父骨灰回家暗垂泪陶大伟与准儿媳简宝

发布时间:2019-10-13 06:56:46 编辑:笔名

  陶喆捧父骨灰回家暗垂泪陶大伟与准儿媳简宝珊合影曝光(图)

  陶喆神情肃穆,捧着父亲陶大伟的骨灰快步离去

  陶大伟12日因肺癌导致器官衰竭病逝,享年69岁,独子陶喆遵照父亲低调遗愿,昨清晨在第二殡仪馆举行简单家祭后火化,早上9点“永远的陶叔叔”化作一缕轻烟,妻子王复蓉看着丈夫最后一眼,悲痛欲绝,泣不成声,陶喆紧紧握住妈妈的手,此时下起滂沱大雨,气氛哀戚。火化后,陶喆神情肃穆护送父亲骨灰返回敦化南路豪宅。

  昨清晨6点多,陶喆在台湾仁本服务集团人员协助下,从台大医院将陶大伟的大体护送至二殡,陶喆戴着口罩,昨整夜没睡,面容憔悴,身为独子,坚强处理父亲后事,心情复杂可想而知。

  陶大伟个性不喜欢麻烦别人,二殡馆方配合陶家低调作风,没在公告萤幕显示他的名字,笃信基督教的陶家也没替陶大伟设立牌位,仅是简单基督教祝祷仪式,与陶大伟结褵45年鹣鲽情深的王复蓉戴着墨镜,看着丈夫大体入棺难掩悲痛频频拭泪,陶喆则是默默低头,趁着火化前再看看父亲,眼神像是对父亲诉说最后话语,直到棺木被送入火葬场,或许想到此后再也见不到父亲,他悲伤地流下男儿泪,令人鼻酸。

  陶喆在父亲遗体火化过程先行离开,10点半左右,数名台湾仁本工作人员在火葬场门口集合,他们见媒体到场,手拿黑伞严阵以待,之后车子绕了一圈去接陶喆,半小时后,陶喆的黑色丰田箱型车缓缓驶来,戴口罩的他身穿黑西装不发一语,下车后在工作人员护卫下快步进捡骨室,不到10分钟,陶喆便捧着骨灰坛出来,殡葬业者筑起人墙掩护他从侧门上车,全程表情严肃。

  陶大伟追思礼拜于9月21日在木栅灵粮山庄举办,届时亲友将同唱《朋友歌》送别。现在家属正在挑选陶大伟遗照,希望挑1张符合陶大伟生前乐观与完美形象的照片,家属也恳请各界媒体,若拍过陶大伟照片能提供给家属。

  陶大伟好友张小燕、孙越与导演朱延平、王伟忠昨都到二殡送老友最后一程,张小燕不舍陶大伟,在送火化前祝祷时激动痛哭,孙越看着好友离别也难过落泪。

  81岁的孙越比陶大伟大12岁,2人是忘年之交,陶大伟曾说自己欣赏明星并非俊男美女,而是像孙越这样具有深度的演员,对孙越当年让人恨之入骨的反派演技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还称不少观众因孙越患了“优质反派症候群”。

  孙越昨戴着口罩到场,手拿圣经、神情哀戚下车送别老友,一头灰发的他步履仍算稳健,不需旁人搀扶,和陶家亲属进入祷告室,张小燕一下车则是马上拥抱陶大伟遗孀王复蓉安慰,而王伟忠则是忙进忙出协助家属处理后事,据悉张小燕在祝祷过程难掩悲痛,激动痛哭,孙越也难过掉泪,张小燕昨仍没接,为好友继续维持低调。

  朱延平与陶大伟合作过《4傻害羞》、《迷你特攻队》、《七只狐狸》等,2人交情深厚,他一连几天难过谢绝媒体联系,昨终于接通,声音听来疲惫,但问到对老友陶大伟的怀念,朱延平推说:“不说了吧!”随即挂,悲痛程度可想而知。孙越则在日前以简讯回应媒体:“虽短暂痛苦,但陶叔解除了身体的病痛,安息在主怀。”

  陶大伟15日火化,好友傅达仁特地撰文,“甭用钩子捞,和大伟的小故事永远浮在我大脑”,傅达仁用几个与陶大伟相处的小故事串成文章,他说这是追思祝祷文。不过文里一段两个月前最后与陶大伟的相遇的描述,却意外认证了陶喆的恋情。

  傅达仁写到,“两月前在教会最后一次见到你带个美女来,我眼睛一亮时,你说别误会,她是我儿子的女朋友...当时我心里乐,但现在,我哭了,我们都哭了”,傅达仁昨回忆当时的情况,直夸简宝珊真的是个有礼貌、很乖的美女,还说陶大伟骄傲地问我,“你看,美吧 ”。

最新资讯
民生教育
中药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