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源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热血图腾 第155章 分宝楼 上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6:05 编辑:笔名

热血图腾 第155章 分宝楼 上

绝响楼另一个包厢内,一个身材魁梧的短发青年蓦地立起,本能般地握住腰间金柄大刀,做出防御姿态!

短发青年旁边,一个长着一头暗红色长发的女子斜靠在椅上,左手夹着一支烟,红嘴一张,轻轻喷出一口香烟,赞叹道:“好强的杀气啊!不愧是那个号称占据天下一寸杀道的一寸杀蒲刌的关门弟子!”

短发青年转头看向包厢最里侧,瓮声瓮气的道:“老大,好像是从那小子那里传来的,不会是干起来了吧……”

红发女子右手边,只见一个男子躺在椅上,双脚搭着茶几,面上盖着一顶宽沿的老旧皮帽,似在假寐。

他一动也不动,不慌不忙,淡淡道:“莫急,静观其变吧。”

“哦。”

短发青年轻轻抚抚刀柄上狰狞的兽头吞口,依令坐了下来。

……

另一边,林奇、马佶等人所在的包厢。

“宇文……朔?”

马佶听那少年第一次开口,自报姓名,顿时就吃了一大惊,不仅因为此人的姓,也因他的名。

众所周知,自古以来就人杰地灵的广寒郡有三大修真宗门占据主导地位,广寒宫、月相门,以及天宝阁。其中广寒宫因为占据三十二洞天中的广寒界而排名第一,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放眼整个夏洲,也是拥有万古威名的修真巨臂。至于月相门,寻根溯源,其实与广寒宫源出一流,乃是数千年前从广寒宫分离出来的。

宇文氏本为广寒宫初祖之一,因受排挤离开了广寒宫,便独自创立了月相门。数千年以来,月相门迅速崛起,成为堪与广寒宫相提并论的存在,委实不可小觑。

月相门既以“月相”二字为名,其修真的宗旨,自是与月相变化息息相关的。月相有朔、新、娥眉、上弦、盈、满、亏、下弦、残等变化,每一种变化中都蕴含着高超的法门和杀力,妙用无穷。每一代月相门最优秀的子弟,往往会被赐予代表月相变化的字作为名字,以表明宗门对他们的重视。

这宇文朔出身月相门,复姓宇文,名朔,显而易见,乃是月相门主脉血裔,且是拥有独一无二“朔”字的惊才绝艳之辈,极其不凡!

林奇仍持剑在手,并没有丝毫要收起武器放松警惕的意思,他表面上看似古井不波,实则心中大起波澜。

方才此人所释放的碟状刀轮就环绕在自己颈项周遭,随时都可能暴起割掉自己的头颅,而他居然一无所觉,强大的念力完全没有察觉到致命威胁的存在。方才,他之所以突然有所觉,并立即反击防守,则是腰间妖剑不知为何触探到了刀轮的接近,给予了警兆。

“齐公子,请不用担心,在下并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久闻白帝城飞虎一族的赫赫威名,想试上一试而已。”

听到身旁老人咳嗽一声,宇文朔略显无奈,勉强又道:“阁下以区区化境修为,竟能识破我白月刃所在,当真了不起!上古白帝血脉,果然名不虚传啊!”

林奇神色阴沉,心中毛毛的很不舒服,将信将疑,收剑回鞘,不过一言不发,并没有说什么客套话。那骤然而起的反击虽说出乎宇文朔意料之外,但一击之下,双方高下立见,宇文朔分明是存心逗弄他的,而他也绝非此人的对手。

蒲昭南见楼下大厅内数量众多的观众纷纷离场散去,淡笑一声,拱手告辞道:“戏已经结束

,我们也就不多留了。此番多有冒犯,还望三位海涵,勿要见怪。”

“恕不相送了。”

马佶拱手回礼道。

一场小小的风波,来得急,去得也快,转眼就过去了。

林奇一时无法释然,可宇文朔业已离去,消失在人群中,还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见面呢!

扈庆丰的身体实在是太虚了,忽然受到剧烈的冲击,心血激荡了一下,忍不住吐了几口淤血,看上去很惨的样子,其实倒也并没有什么大碍,服下一枚定心的药丸,先行稳定了血脉。

三人原本打算看完戏再一起去茶馆喝茶的,意外给宇文朔这么一闹,扈庆丰急需回去好好调养一番,不得已只能先行告退了。

如此,马佶便与林奇单独去了“上林”茶馆,要了一个雅间,一边喝茶听书,一边谈起了他们之间不可与外人道的私事。

“这柄墨鱼剑品相当真不凡,若是拿出去卖掉,实在有些可惜呀……”

马佶把玩着一柄布满鱼鳞状纹路的墨色小剑,一脸可惜的道:“那位扈兄弟心性高傲而坚定,非是不愿拿回自己苦心炼制的本命飞剑,我也没有强求的必要……齐兄若是喜欢的话,要不此剑就归你好了?”

林奇并非贪得无厌之人,当然没有立即应下来,接过小剑,细细端详起来。当初与青面兽卜橼对阵之时,卜橼发动压箱底的“剑池阵”,想要一举格杀他们,未料马佶果断借用圣人之力,用“四灵太平印章”召唤出玄武神龟,轻易就封印了所有的飞剑。他依稀记得,那数十柄飞剑中,有一柄气势尤为惊人,就是这柄所谓的“墨鱼剑”。

犹豫未久,他摇摇头,道:“此物虽好,可我不修飞剑,却是用不着的。更何况这种非常独特的飞剑,需要修炼相应的功法方可发挥出其真正的威力,如若不然,就算再好也是鸡肋。”

马佶哀叹一声,道:“齐兄说得真是一针见血啊!如此一来,也只能是和其它那些剑一起卖掉了,但愿能卖出个好价钱……”

“拿去哪里卖?去黑市吗?”

林奇一脸认真的道:“剑或许无所谓,但依你所讲,那块灵根石十分不凡,价值极高,可不是能够随意出手的宝物啊?”

马佶闻言,讶然失笑,道:“去黑市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过忒麻烦了些,直接去分宝楼岂不是更好?虽说分宝楼的佣金特别高,但却胜在安全、便捷啊!纵然是出售灵根石那种等级的宝物,也是不费吹灰之力,更无需担心有后顾之忧。更何况,元宵节马上就到了,届时分宝楼会举行一年一度的盛大拍卖会,这个时候选择把宝物交给分宝楼,绝对能卖出个好价钱!”

“分宝楼……”

林奇入世未久,虽然常听人们讲起过这个修真界人所共知的存在,还从未真正接触过,懵懵懂懂,不太知道,便是洒然道:“既然如此,那就依你所言,交去分宝楼出售好了。”

眼见这个少年对分宝楼这等存在都是知之甚少的样子,马佶心中愈发疑惑,其到底是何身份?来自哪里?

不过,他一想起与之相识以来的种种,便爽利的挥去心头疑云,笑着道:“齐兄平常不与分宝楼打交道,想必还没有分宝楼发放的天禄金牌吧?这样吧,反正今天时间尚早,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分宝楼帮你弄一张天禄金牌,顺便把所有要出售的宝物全部交付宝库,然后就能安安心心等拍卖会开始了……”

林奇自无不允,听过一段《十三曹王》的经典评书后,便坐着马佶所驾驶的神行车去往分宝楼。

……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路线图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检查预约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需多费用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可以电话预约吗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是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