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源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至尊神农 第九十章 林子强回来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9:50 编辑:笔名

至尊神农 第九十章 林子强回来了

秦香莲面皮微烫,微微地低下了头

,被江小白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了,你的目的达到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江小白将剩下的发卡和丝巾装在一个袋子里交到秦香莲的手上,道:“婶儿,这些都是给你的,不值什么钱,你拿回去用吧。”

这回秦香莲倒是没有推辞不要,拎着江小白给他的袋子离开了,表面上虽然平静,实则内心汹涌,久久不能平静。江小白总是有办法搅乱她的心境,秦香莲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抗这种诱惑多久。

回到家里,秦香莲关上了门,坐在梳妆台前,把袋子里的发卡和丝巾全都倒了出来,坐在那里对镜梳妆,将发卡和丝巾挨个地试了起来。

“妈,你干什么呢?”

大半夜被尿憋醒的二愣子坐了起来,迷迷糊糊地看着坐在梳妆台前梳妆打扮的秦香莲,一脸的茫然。

“小浪,你怎么醒啦?”

秦香莲吓了一跳,芳心砰砰乱跳,赶紧站了起来。

“我尿尿去了。”二愣子并没有多问,小跑着去外面尿尿去了。

……

第二天上午,赵三林取了水走后,江小白便开车去了县城。育苗场的李亨通打来了,说是已经把方案给做好了,让江小白去育苗场看一下方案。

到了育苗场,见了李亨通,二人就对方案进行了讨论。在这方面,李亨通是专家,从业经验将近二十年,所以江小白很大程度上听取了李亨通的意见。

二人把方案需要修改的地方达成了一致,然后就签订了合同,江小白预付了百分之三十的定金。

“李经理,什么时候可以去我们村里放鱼?”江小白问道。

李亨通道:“明天就可以,时间你来定,除了今天其他时间都可以。”

江小白道:“那就明天吧。”

李亨通道:“可以,那咱们明天见。”

前脚刚离开李亨通的办公室,后脚江小白就接到了赖长清打来的。

“小白,林子强回来了,就在我家。你人呢?”

江小白道:“我在县城,现在回去,半个小时内到。”

挂了,江小白便开车回村。到了南湾村,他直奔赖长清家里去。林子强带着他的三个狱友兄弟都在赖长清家里坐着,江小白到时,赖长清正陪他们几个唠嗑。

林子强以前也是南湾村的,江小白上次见他的时候,还是五六年前,这次再见面,林子强已经不是他印象当中的那个林子强了。

“林叔,还认识我不?”江小白走到林子强的面前。

林子强打量着江小白,看了看赖长清,惊讶地道:“支书,这就是小白吧?”

“不是他是谁啊。”赖长清笑道。

林子强叹了口气,“哎呀,五六年过去了。小白,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你的个子才到我腰这里,现在都那么高了。”

江小白笑道:“林叔,时间飞快啊,你的变化也挺大,看来这些年在外面学了不少本事。”

在坐牢之前,林子强只是个莽夫,遇事不会动脑筋思考。从牢里出来,和一帮混蛋在牢里混了几年,林子强彻底改变了。江小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阴暗,林子强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是阴冷的。

对于这样的人,江小白不得不防一手。如果他驾驭不住林子强的话,很可能会被林子强在背后捅了刀子。

“小白,这位是我的三个狱友,不过现在却是比亲兄弟都还要亲的兄弟。我给你介绍一下,他们三个都姓王,王勇、王冲、王海,三人是亲兄弟。”

林勇做了介绍,江小白和他们三人一一握了手。

“你们好,欢迎来到南湾村。”

这往姓哥仨都是沉默寡言之辈,微微笑了笑,算是跟江小白打了招呼。

赖长清适时地道:“小白,那个……说说报酬的事吧。”

江小白清了清嗓子,道:“四位,村里比不上城里,我给你们开的工资也不会高,相信你们在来此之前都会略有了解。林叔,你和你的朋友我一视同仁,每个月三千五。诸位要是觉得低,那我只能抱歉了。”

江小白还没把王姓三兄弟和林勇给彻底摸清楚,所以暂时不会像信任赵三林那样信任他们,也就不会给他们开高工资。江小白倒不是为了节约成本,他并不差那点钱。

林子强道:“这个工资不低了。小白,我回村也并不完全是为了挣钱。”

林子强回村来的主要目的还是找刘长河报仇,赖长清给他打叫他回来,就是让他先回到村里,然后静候良机。

“那林叔,你们几位什么时候可以上岗?”江小白问道。

林子强道:“我们现在就可以上岗。”

江小白笑道:“那太好了。林叔,我记得你以前是干瓦匠的吧?手艺没丢吧?”

“丢不了,咋地,你要盖房子?”林子强笑问道。

江小白道;“不是给我,是给你们自己。我打算在南湾湖的湖边上盖三间瓦房,作为你们的办公室和休息室。”

林子强道:“我这几位兄弟有和我一样以前是做瓦匠的,也有做木工的。”

江小白道:“那太好了。我一会儿就去让人把材料送过来。明天鱼苗就要送来了,这事还挺着急的。”

林子强道:“那我们兄弟几个现在就去挖基础,争取尽快把这事给干好。”

赖长清道:“小白,村里还有几个泥瓦匠,跟我关系不错,我把他们一并叫上。人多力量大,争取早点完工。”

“支书,那就多谢了。你跟他们说,不白干,一百五一天,还管饭。饭就让香兰婶儿帮我准备吧,我给菜钱和劳务费。”江小白笑道。

赖长清道:“客气个啥,酒菜就包在我身上了。”

众人分头行动,江小白去买砖头、水泥和黄沙,林子强则带上工具和他的三个兄弟来到了南湾湖的边上,在江小白指定的地方开始挖基础。

林子强在南湾湖干活,很快就有路过的村民看到了他,这消息飞速传到了刘长河的耳朵里。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的电话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靠谱吗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电话多少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是正规医院吗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联系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