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源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迷途维心 第二十三章 钟馗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1:42 编辑:笔名

迷途维心 第二十三章 钟馗

身后四道劲风再次袭来,四人已是站在一起,却是不会再给穆云单杀的机会。

穆云小腿用力一踏,一个左跃迂回,跳回四锤手身后,而土匪头目只是缓缓跟上,却没其它动作。

四锤手一个转身,抡起铁锤再次砸来,四道锤影合而为一,庞然的压力直轰脑门。

穆云眼中闪过一抹狠色,此战必需速决,单以四人之力就不是自已能消耗的,何况还有一个后天武者在旁虎视眈眈。

九龙裁决换到左手,右手一顶刀背,踏前一步,倾斜着刀刃直迎而上。

“当啷!”一声巨响。

九龙裁决与四把锤柄相撞,一股庞然巨力直压而下,胸口一阵气血翻滚,差点就弹飞而出,双脚微屈,左手一提,右手一拖,大半劲道泄去,四把铁锤顺着刀刃让牵引着砸向一旁地面。

九龙裁决直撩而上,双方身影交错而过,二个头颅直飞而起,二具涌着鲜血的无头尸身直扑地面,滚动数圈方才停下。

另外二个捶手早已吓得面无血色,扔下铁捶,惊慌失措地跑回后面的人群中。

“好手段!好身法!拥有如此巨力加上如此速度,居然还是武徒,还真是要让人另眼相看。”土匪头目盯着穆云说道。

后天武者与武徒最大的区别就在与前者可以将真气运于身体各处滋养,强化,而穆云在多方加持下,单论身体素质早已达到后天武者之列,只是滋养,恢复却是无法与之相比。

“哪有你厉害,身为堂堂后天武者,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下送死。”

穆云嘴角已然泛血,右手扶胸,执刀的左手更是在微微颤抖,一次与四个后期武徒硬碰,而且还是四个锤手,果然有些托大了。

“一些武徒罢了

迷途维心  第二十三章 钟馗

,要多少有多少,却是能将你消耗到如此程度,已是值了!”土匪头目嘿嘿笑着。

话完身影一射而出,手中长刀连抖,五道璀璨刀芒直袭穆云五处要害,誓要一击致命。

穆云将手中九龙裁决一柱,立于脚下,双手一闪,戴上一对拳套,却是晟懿临走前送的唯一一件武器,还说我们这么强大的肉身,不练拳法太浪费了。

如双龙出海,二拳直接抓向二道刀影,却是穆云观察认为最应该是真身的二道刀芒。差不多一半的机率,穆云也是赌了。

土匪头目闪过一抹冷笑,手腕再抖,五道璀璨刀芒在途中合而为一,化为一道一丈长的光刃直劈而下,仿似要将穆云一分为二。

“噗!”一声轻响。

刀掌相击,穆云双手已然抓住刀刃,只是长刀已然划破拳套,入肉三分,就差没将双掌切开,淅淅的鲜血从手掌上流出。

土匪头目嘴上挂起一抹嘲笑,双手握刀,就要再切而下。

只是穆云脸上的笑容更盛。

“噗!”又是一声轻响。

一柄殷红大剑从土匪头目胸膛一穿而出,口中一口鲜血喷出,夹杂着不少内脏碎块。

“难道你不知道你的离开,正面战场将会直接崩溃!”身后的后天骑士面无表情地说着,手中长剑更是一搅一抽,土匪头目的身体轰然倒地。

穆云一看客栈门前的战场,已是一面倒的局面,而小翠也是加入其中,想不到她也是后天中期武者。到处遍布着土匪的尸身,地上流趟的血液已呈黑色。

“嘀哒!嘀哒!嘀哒!”

穆云手上流出的鲜血滴落地面,融入原有的鲜血中。

一股阴影的气息从地上传来,直透心脾。

穆云全身毛骨悚然,急忙望向地上,只见地上鲜血似受某种牵引,以某种规律向着四方流动,阵阵令人惊悚阴暗气息传来。

穆云急忙盘膝坐下,双掌更是贴于地面,冰冷刺骨的寒意袭身,双眉嘴唇更是立马蒙上一层寒霜。

穆云在极力搜寻着寒意的源头,如此阴暗的气息,再加上现时此种如此残酷的画面,施法之人肯定是在施展极其残忍的献祭之法,而且施法之人已达月阶后期以上,甚至完满。

“西北方?不对,那是因为客栈门前大量尸身才形成的巨大阴凉气息,东南方?找到了!一缕缕细小的寒流从整个战场飘出,延伸至东南方的竹林,也就是笑问天他们交战的后面。”

“笑面书生!东南方竹林,有术士在以我们为引,施展禁忌的献祭之法。”穆云的声音响彻天际。

二道人影飞出,一道飞上高空,略一停顿,直扑竹林。另一道人影飞至地下四大后天战场,本就岌岌可危的肥耳胖子和细剑女子,现在更是险象横生。

“自身难保的你!还想去帮忙!把小命留下!”白色冰雾中传出金笑天霸气的声音。

竹林中传出一阵骚动,激烈的打斗声传出,不时亮起阵阵红白光芒。只是持续片刻便已停止。

“东北方!”穆云略一感觉,报出了术士逃跑路线,此时的他因失血过多已面如纸色,嘴唇泛白。

一道身影从竹园中激射而出,向着东北方向追去。

天上的白雾散去,现出了二位先天高手的身影,金笑天正手拧着一个黑影的喉咙,身上衣衫破烂,现出道道巨大的新旧疤痕,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我就说怎么会完全分辨不出真假之身,原来是你炼制了人形傀儡!如此残忍的手法,你是从何得来!”金笑天怒目圆瞪,逼问着此时全身冒血的方睿。

“哈哈!此次只是你们侥幸获胜,来日方长!金笑天,你杀我兄弟之仇,总有一天会让你百倍奉还!”

方睿身上鲜血一阵模糊,闪到肥耳男子及细剑女子身旁,二手一提,拎起二人,再闪已到空中,一道血芒闪现,几个呼吸已到天边。

看着不惜消耗真元施展血遁之法的方睿,金笑天也只能摇了摇头飞回正面战场指挥起来,今天的损失却已是令其心中大大地滴血,武馆的每一个人,可都是相当于他的弟子。

钟雨竹已走到穆云身旁,拿出纱布帮其包扎起来。

“为什么不提前让笑面书生出手,如果提前出手,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惨状。”穆云望着横尸遍野的画面虚弱地问道。

“笑面书生是父亲找来专门保护我的,不是特殊情况不会出手。刚刚的事还真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出声提醒,可能现在我们都已命丧黄泉”钟雨竹略表欠意,然后道谢起来。

“妈妈!爸爸!”

“妈妈!爸爸!”

……

声声嘶心裂肺的小孩哭声传来,一个小手不停搓着双眼的小孩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正是傍晚时分的小男孩。

仿似让喧哗的打斗声吵醒,放下小手,茫然地注视着四周,血腥的画面却末能震撼到小男孩,当目光注视到穆云这边,双眼却血红起来,尤如见到血海深仇的敌人,急速小跑过来。

小小的身影穿过穆云,直扑钟雨竹。

“都怪你!都怪你!之前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们!是你害了爸爸妈妈!你是凶手!还我爸爸妈妈!”小男孩扑在钟雨竹秀腿之上,二只小手不段地锤打着。

“都怪你!都怪你!天天不回家!知道妈妈病了都不回来看看!是你害死妈妈!你是凶手!还我妈妈!”

同样的画面浮现于钟雨竹脑海,两行热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钟雨竹轻轻地抚摸着小男孩的脑袋,爱恋地说道。

“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弟弟!你叫钟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专家电话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专家简介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专家在线门诊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专家介绍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专家出诊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