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源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只有二甲醚能够解决中国能源问题

发布时间:2019-09-14 11:10:20 编辑:笔名

只有二甲醚能够解决中国能源问题

原材料或靠近原材料的产品,只要有明显的使用价值,其价格趋势就是不断上涨的,石油除此之外还有不可再生的特征,所以石油价格上涨不奇怪,但上涨速度太快则另有原因,其幕后推手是美国,正是美国霸权战略制造的地区紧张局势和美元贬值导致了以美元为主要结算单位的石油价格猛涨,石油价格离200美元已经不远,300美元也绝非不可能。既然中国还没有能力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满世界抢石油,要想突破能源瓶颈只能靠自己。

当前的热点地区是伊朗,和伊拉克一样,那里也贮藏着巨量的石油,江湖上风传美国要对伊朗动手了,笔者认为可能性微乎其微,理由是半个世纪以来美国从不对以下三种国家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1、具有远程报复能力的国家;2、没有遭受长期、严厉制裁的实力像模像样的国家;3、有核国家。这三点只要搭上其中一点,就可以免于美国的入侵,而伊朗三者兼备。伊朗的导弹射程在2000公里以上,海湾美军基地以及以色列全境都在射程半径之内,世界唯一超级大国承受不了“杀人一万自损三千”的战争。关于核武器,伊朗自然是还没有制造出来,但谁也不敢保证它没有从黑市上买到一两颗,再不济它还有能力制造脏弹,如果面临亡国,什么国际条约道德伦理全是废纸一张,美以在动手之前不得不考虑这个因素。以色列方面,只要有一两颗炸弹落在核基地,国土狭窄的以色列有可能因为经济损失和核污染而亡国。只要伊朗没有被干掉,中国的石油进口就不至于崩盘,我们现在修建石油储备基地和研发替代能源都来得及。

有些国人想当然地认为中国是个能源贫乏的国家,其实不然,中国的石油是少了点,但天然气不少,煤炭储量则很丰富。我国的煤炭足够开采100年,填补终极能源真空足足有余,但中国煤炭矿藏中,高硫劣质煤比例很大,直接燃烧污染太严重,转化成二甲醚以后问题就解决了。

二甲醚就是一个氧原子左右各一个甲基,英文缩写DME,常温常压下为气态,稍微加压就呈液态,在极性溶剂和非极性溶剂中的溶解度都很好,作为车用燃料,爆发力强、安全性好,尾气不经任何处理就能达到要求严格的欧Ⅲ排放标准。国际石油价格在十几二十美元徘徊的时候,二甲醚用作燃料毫无价值,但在今天看来,其经济价值太明显了。当前的油价高位因素中,供求关系和美元贬值各占40%,剩余20%属于投机,按照最糟糕的情况估计,相同发热当量的二甲醚的价格也到不了石油的一半。

燃料用二甲醚的生产原料是劣质煤,先用煤粉生产一氧化碳和氢气,再合成甲醇,两分子甲醇脱水就得到一份子二甲醚。这种燃料可以直接掺入柴油和汽油中使用,也可以单独使用。预计我国2008年石油进口将达到1.7亿吨,是不是按照这个数值计算中国需要生产2亿吨的燃料用二甲醚呢?当然不是。中国石油进口量占世界石油出口量的比重很大,进口数量和世界石油价格是成正比的,只要替代燃料的产量达到一定程度,世界石油价格就会稳定,二甲醚产量达到一定程度,石油价格甚至会下降,如果中国二甲醚产量并不大,但具备强大的生产能力储备,随时可以大幅度提高产量,石油价格也会降下来。考虑到单独使用二甲醚需要改造发动机,我们可以先在大城市的公共交通中普及二甲醚,遏制石油价格涨幅,然后逐步扩展到其他民用车辆。中国车用燃料占到燃油总量的85%,而中国并非不出石油,只要其中的一半使用二甲醚,并且随时可以投入更大规模的生产,能源主动权就回到了自己手上,就不会“买什么什么贵卖什么什么贱”。这个世界没有不受约束的人,除了俄罗斯,绝大多数流油得富的国家科技含量都很低,石油是幸福生活的主要来源,高油价催生替代能源是他们最惧怕的。

粮食和能源这两只手将重新为国际排名洗牌,由于中国政府一直重视粮食生产,再加上有了袁隆平,最近的粮食危机并没有波及中国,只要我们能渡过已经来临的能源危机,中国就不会被洗掉。最便宜的能源目前是核能,但投入大、生产周期长,终极能源应该是可控核聚变,这是大国玩的游戏,中国在这方面并不差,2006年9月28日,“人造小太阳”已经在中科院合肥物质研究院闪耀3秒钟,成功获得200千安电流。只要设法躲过接下来的更高油价,“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新零售平台
微信小程序定制开发
微信怎么做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