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源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寻魔 第十五章 心声

发布时间:2019-10-18 19:07:22 编辑:笔名

寻魔 第十五章 心声

云梦瑶望向一旁跟个血人似的凌一凡,心似刀绞,将凌一凡扶在自己的臂弯里。急切的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边说边检查凌一凡的伤势。

“我…没事,回宗门…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只要你安然恙我就放心了。”凌一凡强忍着体内的伤势和施展秘法后体内带来的后遗症,一阵阵剧烈的疼痛让他每说一句话都疼的撕心裂肺,倒吸凉气。

“好了,你先别说话了,看你连说话都吃力还说没事!”云梦瑶嗔怪的怨道,“你怎么那么傻,你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你不躲得远远的,没事上前凑什么热闹!看你现在伤的…”说着,一向冷静的云梦瑶有些哽咽了。

凌一凡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鲜血,挣扎着强挤出一丝笑容,“我都说了没事,看,都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见到凌一凡又喷出一口鲜血,云梦瑶一阵手忙脚乱,“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顾着衣服脏不脏的。对了,都忘了身上还有疗伤药,你赶紧把那血灵丹拿出来服下。事后再买来就是了。”云梦瑶突然想起他们刚买的血灵丹。

“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那血灵丹是给我父亲买的,我不想用,再说,我的伤真的没什么大碍。”凌一凡不想欠飘渺宗太多人情,这人情债欠的越多就越难还。

“你这人怎么这么倔强。”云梦瑶气急道,取出身上的普通疗伤药送到凌一凡嘴里,“这丹药虽然没法和血灵丹比,但对疗伤也有奇效,你服下吧。”

凌一凡这次没有推辞,乖乖的吞下丹药。见凌一凡吞下丹药,云梦瑶才稍微松了口气。

“以后再遇到不可以抵挡危险,不要像刚才那样以卵击石了!”云梦瑶关心道。

依偎在云梦瑶的怀里,虽然身体传来一阵阵刺痛和虚弱,但凌一凡内心却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忘记了身体带来的疼痛。

仰头看着云梦瑶近在咫尺的俏脸和云梦瑶一脸关切与焦急的表情,凌一凡内心感觉一阵温馨,开口道:“如果是毫不相干的人我也许会毫不犹豫的逃开,如果是我在意的人即便舍弃了性命我也会挡在她身前。”凌一凡专注的望着云梦瑶,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云梦瑶初时紧张凌一凡身上的伤势,并没有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异样。听完凌一凡的话顿时发觉两人之间的异样气氛,此时凌一凡一动不能动的躺在她怀里,云梦瑶又不能把他放在一边。只能这样尴尬的保持着这个姿势,两人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凌一凡的呼吸吐在云梦瑶的脖颈间,云梦瑶只感觉脑海中传来一阵阵异样的感觉。

凌一凡半个身子都靠在云梦瑶的怀里,一股柔软和女子独特的体香不时刺激着凌一凡敏感的神经。两人皆未曾经过男女之事,如此的氛围顿时让两人都有点意乱情迷,心里犹如小鹿乱撞。

凌一凡脸色涨红,好像是用尽了身的力气,率先打破沉默开口道:“梦瑶!”

“嗯?”云梦瑶还没回过神来,神情有行惚。

“我喜欢你!”凌一凡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出下半句来。

“啊?”云梦瑶尖叫一声,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

凌一凡在说完这句话后,一是因为伤势严重,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强挺着。二是施展秘法所带来的后遗症达到了极限,一阵阵比虚弱的感觉不停的侵蚀着他的脑海。后也是因为在说出那句话时心情的极度紧张,在说完后竟然直接昏迷在了云梦瑶怀里。

云梦瑶看着怀里昏迷的凌一凡一时间不知所措,却是愣在了那里,脑海中不断回响着凌一凡昏迷前说的那句话‘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周围一片狼藉,都是刚才战斗留下的痕迹,但此时云梦瑶却是暇顾及现在的处境。凌一凡的话还没让她回过神来,一阵清风吹过,卷起地上树木落下的残叶,从云梦瑶身边飘过,落在她的身上和头发上,弄乱了她的秀发,也吹乱了她的心神!低头看着昏迷不醒的凌一凡,云梦瑶冰封的内心出现了一道缝隙。

就在几名神秘的黑衣人离开不久,云梦瑶的神识范围内出现了两道身影,一个是师尊白雨婷另一人是腾啸风,云梦瑶抬起头望向天空,一阵破空之声传来,却是二人已来到近前。

“怎么样,你没事吧梦瑶?”白雨婷急切的问道。

那腾啸风却是瞬间便来到云梦瑶身旁,同样焦急的道:“凌一凡他怎么了?是哪个该死的混蛋敢在我飘渺宗的地盘上乱来,竟然敢袭击我飘渺宗的人,这事决不能善罢甘休。”

“他暂时没事,只是昏迷了,赶紧带他回去疗伤吧!”云梦瑶看着怀里的凌一凡心情复杂的道。

白雨婷看了眼周围的战斗痕迹,看到云梦瑶连阵旗都祭了出来,想必这偷袭之人修为定是不低。不然也不会让云梦瑶二人落到如此地步,若是再晚来一会儿,恐怕云梦瑶二人真是凶多吉少了。

白雨婷粉面带煞,对腾啸风说道:“定要查出此人的身份,不管他是什么势力,决不能就此作罢。先赶紧带他们回宗门疗伤,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二人带着云梦瑶和凌一凡向着飘渺宗疾驰而去。回到飘渺宗云梦瑶被白雨婷带回天池峰,凌一凡被腾啸风带回火云峰疗伤,将两人安排妥当,白雨婷与腾啸风便来到‘玄清殿’。这事立即惊动了飘渺宗的高层,几位首座皆神色严肃的坐在‘玄清殿’。

宗主云苍鹤沉声问道:“他二人现在情况如何?暂时有什么线索没有?”

白雨婷先开口回到:“回宗主,我与腾师弟二人赶到时,偷袭之人已经离开,凌一凡当时已经受伤昏迷。云梦瑶伤势稍轻一些,现在我让云梦瑶在天池峰休息,还没有询问她遇敌的一些细节。”

腾啸风接着开口道:“凌一凡的伤势我查看了,比较严重,给他服了丹药

,已经安排好人照顾他了,恐怕一时半会儿是醒不了了。”

云苍鹤坐在上首,听完二人的答话微微点了点头,对几人说道:“这事既然发生在我飘渺宗的身上,不管对方是不是有意冲着这我飘渺宗来的,都是对我飘渺宗的挑衅,若不查明真相讨回个说法,以后如何在这立足号令周围众门派。”

接着云苍鹤吩咐道:“这件事先不要声张,暗中查探,凤月婵,你明日到‘天月坊’打探打探,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之人和有用的线索。”

沉思了一会儿,不放心的又对朝阳峰首座古松明吩咐道:“你也一起去。”

“是宗主!”古松明回道,二人领命退去。

云苍鹤又看向白雨婷和腾啸风,“你二人先回去照看一下弟子吧,明天方便的话你把云梦瑶带来,问她一些具体的情况。”

二人答应一声便也退了出去,只剩下云苍鹤一人坐在大殿之中闭目沉思。

云梦瑶的伤势并大碍,调养几日便可痊愈,只是凌一凡受到那为首的黑衣人力一击却是伤势不轻。

想到在那危急时刻凌一凡奋不顾身的挡在自己身旁,云梦瑶的内心便一阵感动。想起凌一凡昏迷前所说的话,云梦瑶双颊微红,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现在云梦瑶内心牵挂着凌一凡,急于想去看看他。如果不是因为她,凌一凡也不会受如此重伤,以至于现在昏迷不醒生死不知,云梦瑶是越想越焦急,正待起身去往火云峰,便发现师尊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

白雨婷刚刚从‘玄清殿’回来,正准备看看云梦瑶怎么样,刚来到这里便看到云梦瑶似有什么急事要出去。便问道:“梦瑶,怎么了,这是要去哪里呀?你的伤势还没好呢,不宜到处乱走。”

见到师尊,云梦瑶没有避讳她要去看凌一凡的想法,对白雨婷说道:“师尊,我想去看看凌一凡,这次毕竟是为了我他才会受伤的,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我想去火云峰看看他。”

听到凌一凡是为了云梦瑶受的伤,白雨婷心中有些惊讶。因为凌一凡的修为虽然是了凡一阶,但比起云梦瑶还要差上不少,她本以为凌一凡受伤在前,云梦瑶为了保护凌一凡才受的伤,现在听云梦瑶的话好像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样。

白雨婷并没有急于向云梦瑶询问事情的经过,而是回道:“凌一凡现在应该已大碍了,我刚和腾啸风分开,凌一凡现在还没有苏醒,今天就别去打扰他了。如果你的伤势没什么大碍,你今天休息一晚,明天宗主还有话要问你,明天你再去看凌一凡吧!”

云梦瑶沉思了一会儿,只好先放下心中的挂念,从师尊口中得知凌一凡并性命之忧,云梦瑶心中总算松了口气,“嗯,我听师尊的,我明天再去看他,我的伤势不要紧,休养几日就好了,师尊不用太过担心。”

白雨婷点点头,“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有事只管找我。”

云梦瑶的洞府离师尊白雨婷的‘观雪殿’很近,不过十里距离。来去不过片刻而已,除了修炼之外云梦瑶一般都会去师尊的‘观雪殿’,这天池峰有一奇景,山峰之上有一寒潭终年积雪不化,被称为‘天池’,即便是炎炎夏日也常会有穴飘落,白雨婷的‘观雪殿’便是倚寒潭而建,云梦瑶时常到‘观雪殿’观看天池飘雪。

但如今云梦瑶却是没了这闲情雅致,回到床上,想起凌一凡,心中思绪起伏,久久不能平静…

广东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南通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宁夏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广东治疗阳痿方法

南通性病

贵阳治疗癫痫病哪个好
六盘水看癫痫病哪个医院好
贵阳有哪些癫痫病专科医院
六盘水看癫痫好的医院
贵阳哪家治疗癫痫病好